quot;再成韩

2019-06-14 14:45 来源:未知

  12年,对于一个人来说,足够完成从小学到高中的常规教育了;而对于一个8岁的孩童来说,甚至足够其接受大学教育并正式走向社会了。但是,12年也或许是新一轮噩梦的开始,对于一个在8岁时被强奸的女童来说,当获知侵害自己的罪犯将于12年后的今天出狱之时,梦魇终将再一次降临。

  赵斗淳是这场绵延12年的噩梦的主角,他不仅是电影《素媛》的原型,还是韩国韩国一项法律的名称。

  韩国YTN电视台日前报道称,4月16日起,韩国将开始实施“赵斗淳法”,对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采取出狱后一对一监视的措施,有专门的缓刑官员对这些罪犯进行监视。

  但相关法律能否起到切实的作用,12年前的那一幕是否会重演,无不让人心存忧虑。

  2008年12月的一个清晨,韩国京畿道安山市檀园区,8岁的娜英(音)正如往常一样,走在上学的路上,这天除了比昨天比昨天更冷了一些外,与往常的日子并没有什么不同。在去往学校的路上,一名醉醺醺的中年男子挡在了路上,这个人,醉醺醺地盯住娜英,而后露出可怖的笑容。他以要去教会为由将娜英劫持了。

  娜英被拖到了附近一个教会的卫生间里,醉汉试图对她进行侵犯,要求娜英清洗。娜英拒绝了这一要求,于是赵斗淳便数次用拳头击打娜英的脸,娜英哭喊着,激烈的挣扎拒绝着来自醉汉的袭扰。恼羞成怒的醉汉,用拳头重击娜英的面部,还用脚使劲地踢向娜英的身体,甚至开始用牙齿咬娜英的脸部,并勒住娜英的脖子,最终使其昏厥。

  数十分钟后,醉汉站起身来,将一旁的拖把打湿,清理起了现场的地面,然后将娜英丢进了一旁的水池里,用冷水冲洗起了她的身体,以图清理掉自己的体液。在安然地完成这一切动作后,转身走出公厕,扬长而去。身后是奄奄一息的娜英无助的蜷缩在冰冷的水池之中。

  醉汉逃跑后,从噩梦中醒过来的娜英勉强打起精神,从冰冷的水池中爬到了外面。被经过的居民发现后救起。救护车来到现场,将娜英紧急送往了医院进行抢救。据当时的救援队员说:“娜英当时状况非常的惨不忍睹,内脏甚至都露在外面。”

  后经诊断,娜英的肠道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,手术几乎把肠子全部切除,子宫等器官都受到重创,当时娜英经历了整整8个小时的手术,虽然保住了性命,但也许终身都要带着便袋生活,也有可能无生育能力。

  根据现场遗留的指纹等线索,警方将嫌犯目标案犯锁定为赵斗淳(音),并前往其家中,但是狡猾的赵斗淳在家门口处贴着“已外出”字条,假装不在家。在蹲守了一个多小时后,警方听到屋内的水声,当即决定采取行动,进屋抓人。

  其中一名警员在事后接受采访时说道:“他就像预料到会有人前来一样,事先准备了贴纸。”

  调查显示,赵斗淳前科累累,在其档案中一共记载了17次罪行记录。早在1983年5月22日,就曾因强奸致伤的罪名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;在1995年12月21日,也曾因伤害致死的罪名被判处2年有期徒刑。

  这两次犯罪,都是在喝醉酒后犯下的,根据韩国当时法律,他被以醉酒致身心微弱为由减轻了罪行。

  被捕了的赵斗淳,并没有表现出一星半点的悔恨,面对铁证,他一次次否认罪行,假装无辜,并且一次次更改辩词。据韩国MBC电视台《PD手册》节目的报道显示,

  从这时开始,赵斗淳开始主张自己当时喝了很多酒,处于满醉的状态,对于当天的情况完全没有意识。

  为何有如此大的转变?因为根据韩国《刑法》第10条第2项的规定,如若犯罪者因为精神状态不稳定,而失去基本辨别事物的能力,可以获得减刑。

  在赵斗淳的陈述中,自己前一天中午12点,喝了一瓶洋酒,下午7点左右,在30分钟内喝了一瓶半的烧酒,接着又去便利店买了一瓶洋酒,一直在KTV喝到晚上11点。

  有法学家提出异议,认为如果把18个小时内所喝的酒,统统算作犯罪期间醉酒理由的话,是不符合酒精效力的作用时长的。

  并且,在赵斗淳陈述的所有喝的酒中,只有前一天中午喝的那瓶洋酒,具有小票证据和店主的作证。

  因此,为娜英辩护的律师也提出,(赵斗淳)一直在主张自己喝了非常多的酒,但是除了第一次喝酒的地方、喝酒量之外,其余所说无法确认。醉酒到了哪种程度,客观上的证据并没有。

  于是赵斗淳开始改口,称自己从那天晚上到早上六点为止,一直在喝酒。并且喝酒的量,比之前说的多了两倍。

  在法庭一审前,他还提交了7次多达300张的手写自我请愿书,表明自己并没有犯罪,很冤枉,甚至还说:“如果找到了强奸的证据,就可以处以阉割的惩罚。”

  赵斗淳当时的主张主要有两个,即“这件事不是我干的,怎么能相信小孩子的话呢?不能信啊,她在撒谎”和“我喝醉酒了,所以记不清楚了”。

  法院当时并不承认赵斗淳的第一个主张,因为在犯罪场所的卫生间门框中发现了赵斗淳的左手拇指指纹。另外,从里面入口墙壁上发现了左手小指指纹,从左侧墙壁上发现了右手拇指指纹等。并且,赵斗淳当时穿的运动鞋和袜子上沾有的血迹,也被确认为娜英血液。

  在现场的证据陆续浮出水面后,赵斗淳称自己确实去了那里,但只是单纯的目击者。据悉赵斗淳陈述称:为了方便进入了教会,打开卫生间的门发现某男子匆忙地跑了,里面坐着被害儿童。接着他又说:我觉得我可能被当成犯人了,所以没有管她就赶紧出来回家了。

  并且在审判过程中,全程彬彬有礼,鞠躬问好,被问到时,只会矢口否认:“我什么都不记得了,我真的非常冤枉,我平时酒后行动就会过激,并且常常断片。”

  而最终,法院认为赵斗淳当时已经56岁,并且处于因醉酒导致辨别事物或决定意识能力变得微弱的状态,因此判处其有期徒刑12年。

  这一事件后来在KBS节目《时事计划窗》播出关于电子脚镣的新闻专题后才获得民众广泛关注,并于2013年被改编成电影《素媛》。

  《素媛》在豆瓣上获得了9.2分的好评,28万人的评价标记也将这部电影送上了豆瓣Top250电影榜单的第49名。

  诸多网友纷纷表示“看哭了”“泪流满面”,以及9.2的评分让《素媛》在中国网友中有广泛的知名度。而由于电影是基于真实事件改编而来的,人们对事件原型的“娜英”和“赵斗淳”的命运产生了强烈的关切,也使得“赵斗淳事件”走入了广大网友的眼中。

  12年刑期这样的判罚在韩国国内也受到了广泛质疑和反对,民众前后共进行了6000余次的青瓦台请愿,请愿内容包括要求再审、公布犯人长相、反对出狱、化学阉割等等。

  首先,实施犯罪的教堂内建筑结构复杂,有可能是赵斗淳事先已经物色好场所的计划犯罪。律师表示:如果是计划犯罪,就不能承认心神微弱。

  其次,他到底有没有醉酒也没有确切的客观证据。先前在警方调查时,他说他喝了很多酒。但当他被移交给检察机关时,他陈述自己喝的酒量是上次的2倍。

  第三,赵斗淳是一个有17次犯罪前科的惯犯,其中两次是喝醉酒后犯下的,由于身心微弱所以被减轻了罪行,因此,他应该知道,如果喝酒后犯罪,可能会减刑。

  最后,专家认为,赵斗淳犯罪后还有意识将受害儿童身上自己的体液处理掉,并且处理掉地上墙上的痕迹,因此不能说他当时是心神微弱。

  韩国电视节目《PD手册》报道时犀利地指出:对于其饮酒状态的调查,法院判决书中没有详细记录,记录下来的只有第一瓶酒的证据,其他客观资料没有发现也没有记载,无法确认。

  当时的青瓦台民政首席秘书官就表示:“通过再审阻止赵斗淳出狱,在现行法律来讲是不可能的。因为赵斗淳事件,国家强化了性暴力特例法,在饮酒或服用药物导致身心障碍的状态下发生的性犯罪,可以不适用于减刑规定。”

  明年,凶犯赵斗淳将刑满释放,韩国方面关于“不能让赵斗淳之徒归回社会”的呼声日益高涨。韩国网民纷纷请愿,要求重新判处无期徒刑。

  韩国民众从2017年起就开始到青瓦台网站上发起联署请愿,集体反对赵斗淳出狱,并不断要求政府公开赵斗淳的肖像。时至今日,请愿人数已经高达80多万人。

  上述的请愿都被青瓦台一一驳回:要重新对犯人进行新的制裁,就必须对他进行重新审理。但这在韩国法律框架下是不可能的。

  2010年,韩国更新了《特定暴力犯罪处罚特例法》,规定重犯的照片可以公开。

  从2012年开始,韩国正式实施《性犯罪者性冲动药物治疗法》,核心内容是允许使用化学药品对性犯罪者进行“化学阉割”。

  根据法律规定,适用化学阉割的对象是,对未满16岁的未成年人,实施性犯罪,且难以克服这种非正常性冲动的犯人。

  由于法律效力只适用于法律生效后发生的行为,即法不溯及过往原则。这些新的法律手段,却无法施加在2008年犯罪的赵斗淳身上。

  获得轻判的赵斗淳已经在监禁中度过了11年,将会在2020年的12月13日被释放出狱。

  据韩国媒体YTN的报道,韩国法务部2018年对赵斗淳进行了性犯罪治疗经过鉴定,结果是“性偏离性很高”。性偏离性是以确认性认知扭曲或错误性冲动为基准,与再次犯罪可能性有直接联系的要素。

  在对未成年人感受到很强性欲望的“少儿性爱”分类中,赵斗淳被评定为“不安定”。综合结果来看,赵斗淳虽然服刑10年且接受了心理治疗课程,但他仍然属于“再犯危险群体”。

  唯一的好消息是,赵斗淳出狱以后必须在一段时间内佩戴电子脚链,这只是一种被动防范的措施,但法院能做的也仅此而已了。

  被害女童娜英的父亲曾于2017年11月24日上CBS电台时事广播节目《金贤贞的新闻秀》分享娜英近况,表示女儿即便因永久身体伤害遭到同学歧视,但却从来不缺课,努力苦读、励志进入医科就读,期望以后成为医师帮助同样受到性侵的被害者。

  对即将在2020年出狱的赵斗淳,娜英父亲强烈表示希望能够公开其长相,并看到政府能制定相关对应方案,“我只在庭审的时候见过他(赵斗淳),等到他出狱,即使走到旁边坐下很可能都会不认得,这个是事实。要是剪短了头发,或者是染发了要怎么认出来呢。这样的罪犯就应该公开(他的长相)。”

  韩国YTN电视台日前报道称,4月16日起,韩国将开始实施“赵斗淳法”,对性侵未成年人的罪犯采取出狱后一对一监视的措施,有专门的缓刑官员对这些罪犯进行监视。

  韩国TVN电视台报道,尽管如此,民众对赵斗淳重新犯案的忧虑并未缓解。因为根据相关要求,缓刑官员对出狱罪犯进行全日监管的时间只有6个月,6个月过后,再由审议委员会决定是否要对其进行继续监管。

  并且根据韩国现行法律,对赵斗淳的监视最多7年,7年过后,其刑期将完全结束。

  但谁又能保证,目前还有很高犯罪倾向的赵斗淳,出狱之后,会不会对被害女孩展开报复,或是对其他女童再度实施犯罪呢?毕竟,《素媛》中案犯可是说出了“总有一天我会出去的”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语。

  综合自海外网、环球网、韩国CHANNELA、SBS、KBS、CBS、YTN电视台、韩国中央时报等。

TAG标签: 韩国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